第一環保網為您提供最新的環保資訊、環保展會、環保項目招標采購等信息

當前位置:首頁 » 資訊» 地方動態» 河南治砂:按下葫蘆浮起瓢

河南治砂:按下葫蘆浮起瓢

發布時間:2019-06-14來源:中國環境報

確山縣信譽加油站旁私賣的沙堆
 
  關閉全省所有采砂場,只允許國有公司經營;管住了砂價,運價卻成倍甚至數倍上漲;合法購買的河砂遲遲不能到位,黑市交易暗流涌動……
 
  2018年,在媒體曝光壓力下,河南省連續3次對河砂進行管控。市場供應驟減導致河砂價格暴漲,一些重點工程和民生工程受影響,群眾少量用砂極為不便,私挖盜采屢禁不止,黑市交易頻現。

  全行業停產,國企例外

  2018年5月,新華社對河南淮河正陽羅山交界河段濫采河砂導致生態環境受損、影響行洪安全的報道引起中央高度重視后,河南省于5月底開展了為期3個月的以淮河干流為重點的全省河道采砂專項整治。

  河南省水利廳發現,2014年以來,該廳批復信陽市淮河干流采砂規劃要求采砂船控制在91艘以內,但2018年這一區域的采砂船達到2072艘,超規劃近22倍。

  河南省遂對全省采砂證逐一審核,有證開采的,水利和紀檢監察機關對其合規性進行再審查;無證違法開采的,公安機關依法打擊、堅決取締。

  專項整治尚未結束,隨著主汛期的到來,河南省又于7月開展了主汛期全面禁采河砂的行動。其間,全省共取締非法采砂場686個,吊離違法采砂船只2206艘、依法拆解采砂船1428艘、銷毀采砂設備2030臺(套),清除沙堆924處。

  2018年9月,河南省淮河干流采砂專項整治通過河南省水利廳驗收。

  不久,人民網再次曝光河南魯山縣以修復河床為名大肆采砂。隨后,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廳下發《關于進一步加強河道采砂管理的意見》,二次收緊河道采砂。

  2018年11月,央視又曝光河南采砂車“難剎車”,河南省第三次整治采砂,下發《關于印發河南省深入開展全省河湖采砂專項整治行動方案的通知》。

  三次專項整治,叫停河南境內所有采砂、制砂企業

  2018年10月18日,河南省在信陽市召開全省河道采砂管理工作會議,推廣專項整治后的羅山采砂模式:國有公司負責開采,企業和群眾用砂經過審批后,由指定運輸企業運輸。

  比照羅山采砂模式,目前,河南省共批準合法采砂企業20家,全部為國有獨資或國有控股公司。

  針對國有企業壟斷河南采砂市場的質疑聲,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官員告訴半月談記者,非常時期用非常之法,他們沒有說不讓民營企業進入,但現在這種情況下,他們還是相信國有企業。

  砂價降了,運價卻猛漲

  羅山縣水利局局長胡慶啟告訴半月談記者,羅山采砂模式確實管住了河砂。目前,全縣境內水清河晏,淮干生態得到修復。同時,羅山砂價降了下來,由2018年的每噸運到130元左右降至現在的政府統一售價每噸90元。

  但群眾反映,砂價降下來,運價卻高得離譜。周黨鎮一位群眾告訴半月談記者,以前砂運到他們鎮1噸運費10元,現在運費起步價50元,誰出的價高,司機就往誰那里送。這樣砂價和運價加起來,比2018年還貴。

  胡慶啟說,運費是市場價,政府管不了。

  離羅山縣不遠的信陽市息縣情況也不樂觀。息縣唯一的合法開采河砂企業——息縣城投建材貿易有限責任公司位于淮河支流竹竿河岸邊,公司法人譚偉說,公司日開采量1萬噸,群眾只要辦完審批手續,次日就能供砂。

  息縣八里岔鄉任店村村民任平乾告訴半月談記者,事實并非如此。2018年他幫低保殘疾戶的叔叔蓋房,為批砂跑了好幾趟:先到砂場領表,再到村里打證明,再到鄉里蓋章,再回到砂場交表交錢。所有手續跑完,又等了20多天才買到砂。

  “我叔去年11月買的砂1噸115元,今年過完年又漲到125元了。這個價確實貴了。但沒法兒,全縣誰買都這個價,我們也沒啥可說的。”任平乾說。

  原陽縣水利局局長婁瑞舉告訴半月談記者,船采砂成本很低,一噸砂成本價七八元,最高不超過15元。現在動輒賣到百元以上,太不正常。

  息縣用砂戶反映,控制河砂開采后,唯一中標運輸的息縣鼎力貨物運輸代理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鼎力運輸”)也變相壟斷了河砂運輸。一些用砂戶自己找的符合環保要求的貨車未掛靠在“鼎力運輸”名下,在砂場根本裝不到砂。

  八里岔鄉周莊村群眾告訴半月談記者,以前砂子拉到他們村,1噸運費只要七八元,現在“鼎力運輸”要15塊錢。

  用砂難保障,盜采沒治住

  由于砂石資源分布不均衡,目前河南省批準的20家合法采砂企業許可開采量為2345.6萬方,遠遠滿足不了經濟社會發展對砂石骨料的持續需求,導致砂價暴漲,一些重點工程和民生工程受影響。

  河南孟電集團新型建材有限公司是河南省輝縣一家專業從事商品混凝土生產的現代化大型企業。公司經理馬利告訴半月談記者,公司可日產商品混凝土10000方,可現在庫存河砂不到300噸,不夠一天生產用的。

  息縣淮河大橋是新中國成立以來河南省農村公路項目里程最長的橋梁,原計劃今年2月主體工程竣工通車。但半月談記者4月初在息淮大橋看到,橋梁尚未通車,1590米長的橋梁上只有少量工人在干活。一位姓魯的工人告訴記者,砂石緊張,工地時不時缺商砼,有時要等一兩天才能送來。

  市場供應不充分導致的暴利,使非法采砂嚴重。

  半月談記者在駐馬店市確山縣信譽加油站旁看到成堆的砂石。旁邊的群眾說,這是當地一家磚廠老板以制磚為名囤的砂,如果想要,打圍擋上的電話號碼就行。

  在確山縣石磙河鎮石磙河村,村民告訴半月談記者,現在不讓囤大堆的砂,他們就一家一戶囤小堆的砂。如果要得多,幾家兌一起就夠了。而且村民地里往下挖都是砂,想要也可以把地里的砂挖出來。

  從2018年6月開始,原陽縣沿黃的陡門鄉、大賓鄉、靳堂鄉、官廠鄉、蔣莊鄉、平原示范區韓董莊鎮、橋北鄉等7個鄉鎮,非法采砂、挖砂、經營砂場等違法行為多發。當地河務局只有20多人、1輛執法車,根本管不住。而這些盜采的河砂全部流入地下交易。

  當地基層干部普遍認為,打擊濫采河砂、保護生態環境的初衷是好的,但政策出臺考慮不周,結果出力不討好,用砂群眾不滿意,盜采問題也沒有治住。
熱搜詞按照字母排序
号码213好吗